去他妈的,板蓝根!

2020-01-22 00:33:11 历史记录 56

禽流感与非典

问谁人不变脸

信科学不邪教

CCP是倚靠

2003年,非典时期。那是的我在课间教室后面黑板上写下的一首狗屁不通的打油诗。 经不住的似水流年 逃不出的此间少年 从写下这首打油诗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7年,16个暑来冬往花谢花开,我早已蜕去了当年的青涩懵懂,忘记了当年是否有喝过学校铁锅熬制的板蓝根。

那一年众志成城我通过家里的那台黑白电视机看到举国之力七天在北京建成了“小汤山医院”那以后我就在想为什么我们只能喝板蓝根水,乡里都没有一家像样的卫生院,只有两家私人门诊,其中一家还时不时的传出彻底帮人解除了病痛的传闻。从那时开始我渐渐的意识到这世界是被分成了很多位面的,而自己恰好生活在喝板蓝根的位面。

今年年初的时候,非洲猪瘟爆发。我在博客发了一条:一辈子都难得出个猪圈,还患了一个非洲病。这扩散速度和范围,还好不是人!随后有人留言建议我删除了。今天又有人说准备一点醋和板蓝根……其实我现在很难顺着往下面写了,除非我不想在家里过年了!

我只想说:去他妈的,板蓝根!

3+

发布评论

© 四缺叔 All Rights Reserved

Theme by WordPress